90后安溪男生闽南语录《西街记忆》 听西街那些

2019-09-26 15:13:04 95

  闽南网4月7日讯 今天的《西街记忆》,我们讲讲录音人的故事。

  你一定记得前三期那个软萌、绵柔的声音吧?录音人是泉州姑娘、本报记者赵晶,小伙伴们评价她是“画画唱歌跳舞做烘焙样样行”的才女。好听的声音好听的闽南语加上生活味浓厚的西街日常,赵同学为《西街记忆》圈了不少粉。

  今天这期录音人,我们找来了90后的安溪男生上官培智,时光的印记在小鲜肉这段声音里,会有怎样微妙的反应?

  快快扫码,听听西街《量体裁衣》那些老时光。

录音人上官培智

录音人上官培智

  录音一小时就为一气呵成

  皮肤黝黑的上官培智称自己是“安溪乌鬼”,作为一个有追求的闽南语发烧友,他研学了多年的鲤城腔。年纪虽小,但在泉州的闽南语圈里已是个行家。

  平日,他都在东街的工作室里研究制作视频,并用闽南语来配音,再发到网上供大家品阅。他的大部分作品都是原创,并使用时下最新潮的梗,点击率有时可达十几万。

  专业的发声方式,浑厚的男声里略带沧桑,他的声音带着耐人寻味的味道。卡壳了、说错了,一个小时的时间里,他一遍遍删掉之前的录音,从头再来。“我不爱拼接的录音,一气呵成的作品才完整。”

  好奇吧!一个祥华人,真能说好一口鲤城腔?不服的读者,扫码来辩。

  建议文章可以更口语化些

  “《量体裁衣》的文字不完全按闽南语的语句语式写,有些地方用的是比较古的话,读起来会文绉绉,读者听着可能会费劲。”上官培智说,录音时,他把文章里偏“文读”的语句,改用更口语话的闽南语,“口述就要像平常交流一样,用最常见的话语来讲故事,这样更精彩,也接地气”。

  “像文章里头有写到‘柴烟生白,袅袅而逝’,如果直接口述就会生硬,听者肯定也一头雾水。”他举例说,把这句话改用闽南语“烧柴起白烟”来读,听者就会觉得很有画面感。

  他还提了几个修改的建议,想转达给作者洪泓老师。“‘生一炉火’里头的‘生’建议可以改为‘起’,会更贴近闽南话的读音。”在通读了好几遍文章后,他觉得,文里“身体勇猛”一词可以用闽南语里的成语或俗语来代替,“古人讲”可改为“古人说”,这样读起来会更顺口。

  他喜欢把闽南话的写法、读法拿出来探讨,“有不同看法的人欢迎拍砖,这样大家都能共同进步”。

  夜游西街寻找创作灵感

  朗读这篇关于西街的文章,上官培智说他又有了想去西街看看的冲动。

  “我经常夜游西街。白天的西街繁忙不已,但深夜的西街,静到可以听到脚步扣着石板的声音。”夜游西街是他最喜欢的放松方式,“有时候一个月都在工作室里昏天暗地地做视频,脑子杂成一锅糨糊,深夜里一个人浪荡西街最美好了。在放空中,还常常冷不丁冒出了好多的创作灵感。”

 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。每当有朋友来访,他最爱带人在西街走街串巷。“不在泉州市区的朋友其实大都对西街是‘无知的’。不讲枯燥的历史,我都带他们看西街的古大厝与南洋风格的建筑。”他说,鲜活在眼前的历史,大家都对这些建筑的由来感兴趣,不自觉间朋友们便知晓了好多的泉州历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