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市内外玩法不断推陈出新黑茶价格节节攀升

2019-09-11 16:49:58 139

  一款“赶超余额宝”的互联网式诱惑。

  一种闻所未闻的类“期货”概念试水。

  一场争夺“茶叶第一股”的IPO暗战。

  茶市内外,从电商江湖到资本市场——玩法不断推陈出新,黑茶价格节节攀升。

  会否沦为下一个普洱?至少现在,精明的玩家并不担心——“普洱的价位已经到了这儿”,她将手平移至喉间;“而黑茶的价格,仅仅还在这里”,她将手向下压至胸前。

  一次鉴宝,一场流拍,黑茶的命运彻底逆转。

  从昔日掉落路旁无人拾遗,到今天一千万拿不下一支千两茶——几个世纪来名不见经传的黑茶,走出了沉寂的茶马古道,站在数以亿计的资本聚光灯下,尽享新贵礼遇。

  伴随这一古老茶品所积淀的保健、文化、收藏等多维度价值再发现,资本迅速挺进,“玩法”推陈出新。而紧随其后的就是:闻风跟进的游资、持续攀升的价格以及“下一个普洱”的想象空间。

  前车之鉴就在眼前。如何防止重蹈普洱大起大落的覆辙,让黑茶这种古老的文化载体从容漫卷,持续焕发生机,也许又将是一场“情”与“理”的考验。

  老茶新贵 沉寂百年意外勃发

  2005年,央视二套《鉴宝》栏目对一位陕西茶商存储的一篓1953年安化天尖进行了验证鉴评,48万元的估价,令当时默默无闻的黑茶引起市场关注。

  黑茶,俗称“老毛叶”,属于后发酵茶,是我国特有茶类,尤以湖南黑茶较为有名。明朝时湖南安化黑茶被定为“官茶”,长期专供我国边疆、高原、牧区销售,因此被称作“边销茶”。

  由于其毛料梗粗叶大,相较于毛尖、龙井、碧螺春等新鲜的绿茶,在主流茶市上,黑茶难登大雅之堂,其价格也长期维持低位。

  曾经在湖南当地茶厂工作过、目前在上海经营一家黑茶店的张先生回忆说,过去茶厂将生产出来的黑茶运到长沙再转火车到新疆,途中从车上掉落的茶砖无人愿意捡拾。“那个时候主要是边销,湖南没多少人喝,更提不上收藏”。

  2006年广州的一场拍卖会上,一件同样标价数十万的藏品流拍,据称是因为消息灵通的投资者提前获知藏品为陈年黑茶。“他们知道从哪些渠道可以用更低的成本获得同样的黑茶,同时市场对于黑茶的价值有了新的认知。”张先生说。

  一场鉴宝,一场流拍,改变了市场对于黑茶的传统印象。精明的玩茶人从中发现商机,在这之后,“茶精”(以台湾、广东人为主)纷纷跑到边疆(以西藏寺院居多)、湖南当地回购陈年黑茶,黑茶的价格一路上扬。

  2008年10月,在北京举行的第五届中国茶业博览会上,白沙溪奥运纪念版“千两茶”以200万元的价格被神秘夺走,堪称“茶王”。

  2011年6月,第四届东莞国际茶业博览会上,来自湖南安化的“千两茶”以650万元/支的价格亮相,惊艳四座。

  市场需求的不断扩大,打破了黑茶原本的供销格局。

  张先生说,2010年开始,湖南不少黑茶企业加班加点生产,有些甚至“两班倒”,这在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。过去,黑茶经销商先提货、后付款;而自2010年始,黑茶货源紧俏,必须先打款后提货。

  “2010年去湖南进货,勉强都能满足,2011年开始,到货量为订货量的80%,2012、2013年到货量更不足六成。”在上海的天山茶城做黑茶经销生意的周先生说,货源争抢实在激烈,今年向厂家预订的100支千两茶,目前1支还未交付。

  奇货可居 1千万拿不下1支老千两

  上海九星茶叶市场,一间专营黑茶的店铺里,店主胡小姐正在煮茶。厅堂正中的茶桌上,沸腾的茶壶中熬煮着几片深色的茯砖叶,汤色陈酽、透润。

  “黑茶大致是从2006、2007年开始出现上涨趋势,平均每年涨30%左右,有些品类涨十几倍几十倍也都正常。”胡小姐指着茶壶说:“像这种08湘益茯茶,2006年以前400克一片的价格仅二三十元,现在要500元以上。”

  胡小姐是上海最早一批涉足黑茶生意的人之一。6年前其店铺开张时,全上海做黑茶生意的不过3家店;而目前,销售湖南黑茶的经销商已逾百家,主要分布在天山茶城、武夷茶城和九星茶叶市场等。

  她告诉记者,湖南黑茶产品包括“三砖三尖一花卷”,其中,“三砖”为黑砖、花砖、茯砖茶;“三尖”为天尖、贡尖、生尖茶;“花卷”系列包括千两茶、百两茶和十两茶。其中茯砖、千两和百两最受欢迎。

  在她所收的黑茶中,产于上世纪60年代的“毛主席语录”(因茶砖外包装所印图案为毛主席语录而得名)和70年代的“红太阳”两款茯砖数量较多,在圈内亦属佼佼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