倪萍出《姥姥语录》增订本:八年魂牵梦萦中

2019-09-11 17:12:39 161

4月初,倪萍的《姥姥语录》出版增订本,新收10篇文章及倪萍最新画作。

倪萍出《姥姥语录》增订本:八年魂牵梦萦中

《姥姥语录》
《姥姥语录》是倪萍在姥姥去世两年后写作的,倪萍在书中回忆了姥姥与自己的温馨点滴,通过她的描述,一个善良平凡而智慧可爱的老人的形象跃然纸上。不久前,倪萍参加《朗读者》亦深情朗读了《姥姥语录》中的选段,不少读者听之潸然。
倪萍在序言中写:“2008年姥姥走了,这八年里我想姥姥,许多次梦里和姥姥相遇。姥姥,我想你了!每年清明节,人家都去扫墓上坟,只有我坐在家里和姥姥聊天。姥姥,你在那边还好吗?姥姥,你还穿着那件丝罗的大襟衣服吗?姥姥,你手上那个金蝴蝶戒指还亮闪闪吗?姥姥,我想你了……”字字堪泣。

倪萍出《姥姥语录》增订本:八年魂牵梦萦中

《姥姥语录》增订本新书发布会现场。
4月6日,《姥姥语录》增订本新书发布会在京举办,倪萍、赵忠祥、白岩松、董卿、敬一丹参与分享。
“你们这个台长也忒能吃了”
发布会现场气氛活跃,各位老师一改在央视主持时的正襟危坐,彼此寒暄着、调侃着,基本上每个人都回忆起“姥姥”。
敬一丹说:“倪萍之前弄成录音在中央人民广播台播出,我无意中听到,太好听了,其中凡是关于自己叙述的部分就用普通话,凡是姥姥说的就用胶东话,倪萍的姥姥就成了除我自己的姥姥之外,最熟悉的一个姥姥。”

倪萍出《姥姥语录》增订本:八年魂牵梦萦中

董卿在新书发布会现场。
倪萍回忆到:“姥姥很讲究,袖口的那个边儿绝对不能黑了,后来到了晚年,她天天换衣服,用水把头发梳得平平整整,在太阳下晒干;姥姥的擦脸油都买我们抹的两千多的那种;她脸上长的黑斑,她都抠下去,她特别爱美,是一个很讲究的老太太。”
白岩松回忆有一次和倪萍一起坐车去山东,在路上倪萍开始讲姥姥的故事,其中有两个细节,让白岩松听了想落泪,“倪姐姐讲乞丐到她们家要饭,姥姥说:‘正因为吃不了,担心吃的剩下坏了,正巧您路过,您可以帮着吃点儿,要谢谢您’;还有一个细节是,乞丐敲门,姥姥给人东西后,问:‘您急着赶路吗?不急的话,您进来坐一下,我把水烧一下给您。’烧水的时候,姥姥又加了一把米,变成粥了。姥姥做这一切的时候,都是悄悄地,在没有给人家任何压力的情况下做的,很好地维护了对方的尊严。”
董卿回忆:“倪萍姐进央视时,我还在中学时代,我规规矩矩坐在电视机前看她,那个时候她眼睛里有光芒,笑起来有国民媳妇儿标准的中国人最爱的微笑,还有那么充沛的泪水,都在我的记忆深处留下了挥之不去的印象。后来倪萍老师每本书我都看,《姥姥语录》我每次看都会哭,我跟倪萍姐私底下不熟,但是神交已久。”“《朗读者》录制倪萍姐那一期的时候,我刚在台上说接下来有请朗读者倪萍,她来了那种感觉,好像是记忆深处的老朋友,最终从谈话到朗读,所有的人在现场都潸然泪下。”

倪萍出《姥姥语录》增订本:八年魂牵梦萦中

倪萍在《朗读者》节目里含泪读《姥姥语录》。
倪萍说:“姥姥没有见过他们,只点评过赵老师。当时姥姥以为他是台长,他在姥姥家吃了七个大包子,姥姥说,你们这个台长也忒能吃了。而且赵老师吃东西不抬眼睛,旁边有谁都不抬,就怕谁制止了他,吃完了我看着有点噎着了,我给他盛碗汤他又喝了。”
“我画画是姥姥领着的”
倪萍在《姥姥的相片》中写:“姥姥说,她年轻的时候也是两条又黑又粗的大辫子,打从嫁给了姥爷,生了这群孩子,她就梳上了纂儿,这辈子再也没换过发型。”
“那时候,我整天拿着树枝子在地上画,有一回把姥姥的大辫子从门口一直画到院子里,辫子长得像一条大河。姥姥一天里进出无数趟,每回都踮着小脚绕着‘河’走,‘可别湿了俺的鞋!’鸡鸭从‘辫子’上走过,姥姥都把它们轰走:‘别踩着我的辫子,生疼的!’我的欢喜来自姥姥的假戏真做,每天都有赞美,每天都有夸奖,这样的孩子能不自信吗?”

倪萍出《姥姥语录》增订本:八年魂牵梦萦中

书中倪萍手绘插图
倪萍在增订本的《姥姥语录》中,新添了很多插图,都是她自己亲手画的。
倪萍说:“我小时候在我们家灶台上画的大公鸡,姥姥一直留着,我长到很大了,我画的工农兵宣传画,姥姥还都贴在墙上,她支持我,姥姥家天花板贴的全是我画的画。我回到青岛,我妈红地板我拿粉笔写了满地字,我妈回家第一句话就是擦了,这么脏。姥姥不是这样的,我画到哪儿,姥姥就领着人去哪看,粉笔画用水一浇就立体了,我前面画着姥姥后面浇水,干了再浇水,花开了姥姥把我放在中间,裙子铺开,姥姥说真好看。”